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荷兰黄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荷兰一网首席执行官 中荷商报总编辑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脱心灵之贫,福利社会的不治之症(荷兰穷人问题系列之三)   

2015-01-15 23:56: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荷兰,被认为是幸福指数最高的国家之一,近年数次类似世界排名,荷兰均名列前茅;5月份由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所作的近30个发达国家的儿童幸福指数排行,荷兰更跃居首位。

    已经过去的2014年,荷兰人的幸福感更强了,日前,荷兰国家博彩中心半年一次的调查显示,尽管被马航MH17事件的阴影笼罩着,但是,40%荷兰人认为自己比2013年更加快乐,表示不快乐的只有19%

     然而,荷兰并没有因为这类排名而感到自豪,政府没有把这个列为政绩,媒体没有迫不及待地传达正能量,市民更没有因为自己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国家而感恩戴德。

       荷兰的媒体,更多关注荷兰的贫穷

    贫穷在荷兰是一个有硬指标、有技术层面分析的含义。

    近年来,荷兰穷人的比例一直在一成上下浮动,更有1/9的儿童生活在贫穷状态之中。

      物质的穷,在经济基础发达雄厚的国家,可以得到解决,但是,心灵的贫穷,就是那种不思进取,无所事事的穷呢?

    穷人基本生活需求得到保障的荷兰,常常被批评是个“养穷人,养懒人“的国家,这种声音,特别来自荷兰的华人社会。人穷志短,还是穷则思变,中国成语总是给以模棱两可的答案。在荷兰,的确有变着法子长期领救济金生活,不思进取的的人士和家庭,并且,也享受着假期,过着悠闲的生活。

    荷兰的穷人们,有改变自己现状的打算和冲动吗?

    在荷兰城市Dordrecht,有两名女子,Henny Weekhout Laura Hoenders,属于当地基督教福音组织,多年来一直坚持每星期一次站在固定地点,为无家可归者甚至有家可归的孤独者提供食品,有汤,有夹肠面包,有水果,有饮料。碰到有捐赠的衣物被子,就分发给他们。然而这不是仅仅是吃,还嘘寒问暖,彼此交流一番。

    “最近平均每星期来的人有15个至35个吧,我们都知道他们的名字。”Henny说。

脱心灵之贫,福利社会的不治之症(荷兰穷人问题系列之三) - 黄锦鸿 - 荷兰黄哥的博客
 

    这些流浪汉、孤独者中,有悲惨的故事,例如某人忽然离世,也有励志而改变了自己处境的,例如流浪者戒掉毒瘾重新步入人生正轨的,而给她们发来感谢信的。不过,可惜的是,现实证明多是重蹈覆辙的故事:有谁又犯罪被关进监牢了,有谁又被迫戒毒了。

    她们的善举也不是一遍喝彩声,也有批评的声音。有人说,这些无家可归者有些是领取救济金的,他们这里又吃又拿的,把节余下来的钱移作他用,比如说买毒品什么的,实际助长懒惰,也为重新走入歧途制造了机会。

    这也是两位善心的女士常常关心思考的问题。

    荷兰对贫穷问题的关注,更多表现在让这些这些穷人不会失去社会参与的机会。荷兰贫穷的定义之一,就是因为生活资源的不足而未能保证其社会参与 

      去年817日晚间一个荷兰电视节目EenVandaag专注贫穷问题,这个节目采访了近2万人,其中2000人承认生活在贫穷线之下。这项采访数据显示,51%的被访穷人,很为自己的羞愧,因为没钱,他们和他们的孩子不能参与社会生活,例如不能和其他家庭一样常常去电影院、经常出席各种派对。孩子们更加难过,他们不敢组织生日会之类的派对,也常常不敢参加小朋友的派对,因为没钱买礼物,渐渐地,不被邀请,不被认同。因为穷,他们不能和其他家庭一样外出度假,因此,在社会生活中,他们没有了经历,没有了谈资,因此感到孤独,自觉成了另类。

     因此,这次有近3万人接受采访的调查中,60%被访者认为,即使能够有足够的收入保证生活的第一必需,即吃、住和健康治疗,但是也仍然可能是贫穷的。无需愁吃穿的,可能也只是一群不合群的游离的高等动物,但是他们是高等之中的低等。

     调查的另一个发现,是荷兰穷人的不思上进。89%的被访穷人认为,自己的并非自己的过错,而是外部环境造成的,特别是金融经济危机让他们变穷了。

      于是,大部分穷人静静地等,等待经济好转,等待重新有一份收入不错的工作,在满足基本生活需求之余可以上上电影院,看看流行音乐会,到远一点的地方度度假,更多机会出现在各种亲友的派对。  

    当然,有安于现状的,因为他们饿不死,冻不了,44%被访穷人平静地告诉调查者,他们估计这辈子就这样穷下去了,因为找不到摆脱贫穷的出路。也许他们根本没有找,也许认为目前的状态也无须摆脱了,因为他们有吃的有穿也有住的。

      这种等待的心态,安于现状的心态,倒是荷兰在脱贫过程中需要严肃对待的,起码不少被访者和网上留言者都这样认为。

   

肥沃的土地出好苗,也长杂草

   

   在一些荷兰的穷人依靠社会福利过一辈子,也准备过一辈子的同时,一个荷兰穷人“励志”的故事,却是发生一户华人家庭。但是,他和他的母亲却没有刻意去“励志”,一切是那么自然而然发生。

   90年代末,因为在荷兰电台工作的机会,我认识了一位华人青年及其母亲,这位青年叫马伟基(Whee Ky Ma),祖父20年代就来荷兰谋生,他属于华人第三代。1993年他才14岁,考上了格罗宁根大学,被荷兰媒体誉为“荷兰历史上最年轻的大学生”;2001年,他22岁通过了博士论文,也是当时“1931年以来最年轻的博士”。(不过这些年龄纪录现在已被打破。)

    马伟基成长在一个单亲母亲家庭当中,还有两个弟弟。记得大概1999年时候,一次侨界活动之后,和马妈妈一起坐火车回家的路上,她告诉我,由于要照顾孩子,她无法工作,长期依靠救济金生活。孩子小的时候,就爱读书,哥仨都一样,最大的娱乐是兄弟下下棋,玩玩旧游戏机。虽然有假期金,但没有汽车,买不起飞机票,也无法去得远一点,就常常一家四口,骑单车到附近树林子中,玩上一天,这样就过了一个假期,也养大了孩子。

    马伟基14岁考上了大学,但是,按照当时的规定,只有年满18岁才可以享受大学助学金,但是,马家怎么能拿得出钱供儿子上大学呢?幸好,当时一个国际的民间基金会伸出了援手,支持了马伟基的学费,直至满18岁。

脱心灵之贫,福利社会的不治之症(荷兰穷人问题系列之三) - 黄锦鸿 - 荷兰黄哥的博客
 


    根据网上的资料,他到了美国,从事神经科学的工作。在加州大学期间,他同时担任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的副主席对教育心理、教育政策和教育科学有着长期的关注。

    也许是少年时代的经历,在马伟基心目中留下了深刻印象,马伟基于2004开始接触中国农村教育,当时他曾专程赴中国学习中国的教育系统。2005年,他和一批来自世界各国的年轻知识分子,在美国注册成立了“乡村教育促进会 RCEF”,担任理事长。乡村教育促进会是一个希望通过素质教育来改善中国农村儿童生活状况的国际性非盈利组织最终将学生培养成未来农村社区建设者,让他们为自己家乡的发展建设添砖加瓦。

    最近数年,我已经没有联系马妈妈,想必她已经摆脱了贫穷,而马伟基,却在运用他的聪明才智和充沛的精力,继续帮助中国有困难的孩子。

    青年是希望,青年人有未来,但是,成年的穷人,步入中年的穷人,甚至老年的穷人,如何让他们摆脱贫穷,特别是心灵之穷呢?是否能够让他们有工作,有社会接触,有社交往来,有社会参与,在社会生活中有自己的一席之地呢?但是,在经济低迷以及科技的进步剥夺了越来越多人的工作与就业机会的今天,政府又有何措施,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呢?

    励志的精神鸦片、心灵鸡汤,还有什么榜样的力量,似乎在荷兰这的国家,是不怎么受落的,荷兰人看来更加喜欢让人忘情而陷入迷幻的大麻。

      但是,无论如何,起码在人道上保证了穷人基本做到衣食无忧吧。不过,荷兰社会的福利也在不断的退步,将来,还能保证有老人金,租屋津贴和儿女津贴等等吗?

 

  

    

 

 

  评论这张
 
阅读(22140)|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