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荷兰黄哥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荷兰一网首席执行官 中荷商报总编辑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万橙丛中一点白——关于主流、支流和逆流  

2014-08-28 16:37: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万橙丛中一点白——关于主流、支流和逆流 - jinhonghuang - 荷兰黄哥的博客
 

    430日,是荷兰的大节日,叫做女王节(Koninginedag),但是女王从2013年开始暂时消失了,经历了一百多年,荷兰有了新的国王。这场Willem Alexander登基庆典的大秀,通过各国媒体传遍世界各地。

   2013年4月30日,当天我前往阿姆斯特丹的Dam广场,庆典在广场旁边的王宫和教堂中举行。一般性的新闻和场面,其实通过荷兰官方媒体的现场直播,是会了解得更加清楚的,但是,首先这种机会对于我来说,一辈子也就这一次了,能去就去吧;其次,我知道有王室反对派这天要示威,我很想知道:人多不多?官方态度如何?警察有什么行动?王室拥护者和反对者之间会不会冲突,程度如何?反王室示威者如何面对压力?等等。

    先前有位“荷籍华人”在凤凰博客上舞文弄墨,混成个“名博”,但是看了他的博文,直感是在忽悠不了解荷兰情况的中国人,或者仅为了填填愤青们的肠胃求“赞”而已。例如其在什么“大讲堂”上对“荷兰共和国”大抛溢美之辞,呼唤“共和”,却是搞不清或者讲不清“荷兰共和国”是什么,有过多少个“共和国”,等等。时至21世纪,“共和”概念究竟在荷兰联合王国有没有市场,市场多大多小,我想这次来到现场感受一下共和派的反王室示威,是很有启发的。


万橙丛中一点白——关于主流、支流和逆流 - jinhonghuang - 荷兰黄哥的博客
 

 

橙色,当天的身份证

 

    我选择在Waterlooplein(滑铁卢广场)地铁站下车,因为市政府只允许荷兰的共和派团体当天在这里集会,而不能在庆典的中心Dam广场中。

    荷兰目前有几个共和派组织,观点有激烈有温和的。计划组织这里示威的是叫做“Het is 2013”和“Pro Republica”的两个。不过,广场一片橙色,那是当天游客的头饰和衣饰染成的。在指定的示威地点,挂着主办组织名字的横幅,寥寥数人站着,不知道是反王室的共和主义者、闲人还是记者。

   也许我来晚了,我是1时多抵达这个广场的。但是组织者事前声称会有1000多示威者,人人身穿白衣,要把广场变成“白色广场”的。事后,我看新闻报道,才知道中午时分示威集会开始时候,连记者一共才100人左右。结果,抗议者的活动难以为继,张贴一些反王室的标语就了事,一些身穿橙色衣服的游客,在现场合著音乐拍子跳舞,有照片为证。

    一路走过去,沿途尽是橙色的世界,河中也是橙色的风景;有人身上披着国旗,有人脸上画着国旗,这可是荷兰联合王国的国旗啊。不过,沿途保安严密,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警车随时待命,骑警频频巡逻。自然,威风凛凛或者英姿飒爽的警员也不拒绝和游客合照,只要不影响他们的工作。于是森严变温柔了。


万橙丛中一点白——关于主流、支流和逆流 - jinhonghuang - 荷兰黄哥的博客
 

 

共和”被挤在一边

 

    橙粉是狂热的。六七男子,大约30岁上下,一式橙色西装橙色领带,有的还戴着橙色的帽子,其中一人,用红白蓝三色做成套头装,面部也蒙起来。成了一面游走的国旗。

    Dam广场,加冕仪式正通过两旁的巨大屏幕报道着新教堂中的故事,而且是反复地播,每当新国王三个女儿出现的时候,现场特别爆发一阵橙色的喝彩。

突然,在橙色的海洋中,瞥见游动在橙色头颅上方的一横幅,我把长焦镜当做望远镜使用,知道这是有共和派的示威者了,于是,我挤进去,尽量挤在示威者身旁。

    人不多,就两个,一男一女,打扮得像中国民间传说中的黑白无常,穿白衣,涂白脸,男的顶戴着无常式的纸制帽子,女的戴蒙头黑帽,白粉敷脸,额头一个倒着的王冠。两人共同举起的横幅上用荷文书写“把国王从进笼子中解放出来“的文字,横幅上画的两个王冠被打上叉叉,类似交通标志上的 此路不通”。胸前也有这个“此路不通”标志。

    两人在广场中慢慢转悠着,橙粉们却是让着道,无人与之争辩,反而是三四个警员围过来,温和地对两人说着些什么,两人又温和地回答着什么。警员们巧妙地渐渐地将两人挤到大屏幕下,那里不会妨碍游客的走动,双方继续温和地争辩着。

    偶尔有从其面前走过的橙粉,喊一声“国王万岁”,仅此而已。两人也坦然,分别和警员说着什么。警员意识到有人拍照,也不阻挡,只是一警员走来走去,低调干扰着取景的镜头,我也不停移动位置抗干扰。没有殴斗,没有对骂,被挤在一边的“共和”,面对橙红海洋,也许只是像冲到岸边的小贝壳,但是海洋没有将其吞噬之意;在偶尔出现的欢呼声浪之间,还是听到“共和”的喁喁细语,有点喋喋不休。

   未几,两白衣抗议者跟随警员转往广场旁的小巷,逆流消失了,广场上流淌着的,除了主流,最多是些支流:那是仅仅来此凑热闹的游客。整个过程,是那样平和地发生和结束,抗议者绝对没有那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歃血豪言,支持者也不会有“誓死保卫”和“横扫一切”的声嘶力竭。甚至,是保是反,各自表达,却是谁也不指望说服谁。

    关于Dam广场上的示威,荷京市长Eberhard van der Laan先前和共和团体有过双方都接受的协议。

    共和团体曾呼吁支持者430日这天手持白气球,身穿白色衣服到阿姆斯特丹Dam广场,表示不满,不过,市府方面说,只能以个人身份的抗议,不能越轨,破坏秩序,否则警员会采取行动。因为根据规定,DAM 广场是禁止多人集会示威的,“如果你呼吁250人一起拿着白色气球前来,那就是集会了。”市府发言人如是说。最后双方达成协议,共和派只能在滑铁卢广场而不是Dam广场举行抗议集会。

    两个人,算个人还是团体呢?为什么还是被劝走了呢?可见,在“集会、游行和示威自由”的原则之下,还有很多小框架:自由,并非完全不受制约的自由。


万橙丛中一点白——关于主流、支流和逆流 - jinhonghuang - 荷兰黄哥的博客
 

(共和派学生Joanna。)

 

扣押示威者事件:新闻篇幅和现场影响的不成比例

 

    退位和加冕,阿姆斯特丹水面的大型庆典秀,是那种一览无余的新闻,不值得过后继续咀嚼的,但这次加冕日当天一宗看上去的小事件,却是延续了好几天,成为媒体唠叨的话题。

    根据媒体的报道,也就是在我抵达Dam广场之前,两名共和团体的骨干,也一同出现在广场上,手举表达意愿的标语牌。但是,两人很快被警员带走,拘留在警局;但是也很快放走,警方作出道歉。荷京市长大人也郑重表示,扣押两名共和派示威者,“是一个严重的事件”。

     被扣的两人,是“新共和会社”(Nieuw Republikeins Genootschap)的负责人Hans Maessen和另外一位近期崭露头角的共和派人物Joanna,后者是位在学大学生,美女,今年2月份曾经在乌特勒支以女王Beatrix命名的大剧院前举出含有反现行政制意味的标语牌,当时女王正要前往该剧院参加活动,但是,Joanna马上被警员带走,带到警局之后才释放。事件成了新闻话题,Joanna一时之间名声大噪,她于是成立“Het is 2013”的团体,并且事前宣称将会在430日在广场以个人身份示威。

   允许你抗议,但是也总有理由不让你抗议。

   这次Joanna在阿姆斯特丹的抗议仅是举起了写着“Ik ben geen onderdaan”(我不是顺民)字样的标语牌而已,同伴Hans Maessen的以荷兰国旗样式制作的标语牌含义更加明确:Geen MonarchieMaar Democratie(不要君主立宪,要民主)。但两人很快被围上来的警员带走。这刻,王宫内的退位诏已经签署完毕,新旧荷王将出现在阳台上,向子民挥手致意,接受子民的欢呼。这个清场时机恰到好处,恰到好处。

    事后市长大人义正辞严地批评了扣人的警方:“这是一件十分严重的事件,集会和言论自由是根本的权利,假如出现错误,我们感到痛心。

    警方也承认“出错”,但是解释说是换班造成的,“新上岗的警员把其中的Hans认错了,以为是警方监控的一位不宜出现现场的滋扰者,上了黑名单的。而在扣押Hans的同时Jonna也呼喊口号,于是一并将其带回警局。”市长也公开认同这一说法。

    怎一个“错”字了得。错就错吧,起码在新国王亮相王宫阳台那一刻,橙色的海洋是纯净的。   

    究竟是“刻意为之”还是“出错所致”?市长最后是坚决否认了“刻意为之说”的。不过,Joanna的律师Tomlow有说法,并且直指这是王室保安队(Koninklijke beveiligingsdienst)安排的,王室保安队是“幕后操纵者”。他在接受电视采访的时候列举了他的“幕后操纵说”的一些依据,主要依据之一,是在新国王出现在阳台之前的一刻,“突然十多个警员包围了我的当事人”。他要将事件继续搞大,“是为了荷兰的1600万人”。

    于是,新闻也就一直被追踪着,成了加冕日过后的媒体热点,Joanna及其律师也不止一次出现在电视镜头中,从某种意义上延续着加冕日的气氛。

    即将加冕的新国王Willem Alexander在加冕日之前接受记者专访的时候,曾在电视机前对全荷兰宣示:允许抗议,允许示威。

    于是,新国王民望上升,“共和”还没有多少戏,流淌着日耳曼人血液的威廉后代,起码还是荷兰联合王国的国家元首,在这2013年。

 

 

“道可道,非常道”

 

    我写下这数千字,请相信,并非仅仅是为向世人显示了2013430日发生在阿姆斯特丹广场的由区区数人引发的事件。

    这天荷兰首都的中心广场秩序的确是出奇地好,甚至胜于往年的“女王日”。

      延续了几百年的君主制度,仍然在现代的框架下延续下去。

    自由和民主,在有国王的现代荷兰,以其有特色的形态,得到游戏般的兑现。而游戏规则玩得熟练和圆润与否,则是一个关键问题,其中奥妙? 道可道,非常道”。

    国王万岁,自由万岁,民主万岁,国家之“稳”,轻而易举地被“维”了。

    但是,假如共和派势力壮大了呢? 荷兰是否出现国王或者女王颁布退位诏,我等不来了。 


(旧稿选登。)

       

 

  评论这张
 
阅读(104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